<form id="1jrl9"><th id="1jrl9"><th id="1jrl9"></th></th></form>

          <noframes id="1jrl9">

          <noframes id="1jrl9">

            常遠:我還在期待喜劇的“神來之筆”

            分享到:

            常遠:我還在期待喜劇的“神來之筆”

            2022年10月25日 13:44 來源:齊魯晚報
            大字體
            小字體
            分享到:

              希望在創作上有提升的演員常遠:我還在期待喜劇的“神來之筆”

              在剛剛收官的電視劇《搖滾狂花》中,演員常遠演繹了一位名叫大崔的搖滾樂隊經紀人,這是他第一次飾演“搖滾音樂人”的角色。近日,常遠接受齊魯晚報記者的專訪,他說:“我更希望自己在喜劇創作上有所提升,希望能有一次創作上的‘神來之筆’?!?/p>

              記者 宋說

              “攢局”的搖滾人

              首次參與女性題材劇,還飾演了從沒接觸過的搖滾人角色,常遠覺得很有挑戰,“大崔出場是一頭爆炸的長發,這發型我在生活中想都不敢想??戳藙”局?,感覺大崔跟我本人區別還是挺大的,他性格八面玲瓏,見什么人說什么話,這種人物我覺得挺有意思,當時一邊看劇本一邊就開始琢磨怎么演了?!背_h說,大崔比較熱心,這一點和自己有點相似,“大崔在劇中就是一個攢局的人,他得把身邊的場子給活躍熱鬧起來,這感覺和我挺像的?!?/p>

              劇中,大崔是調節彭萊和白天這對母女關系的重要男性角色,他既要幫助彭萊和白天重塑關系,還要在街頭和彭萊一起尋找彭萊走丟的母親,每天都為彭萊操碎了心。大崔這個樂隊經紀人也有喜劇人的一面,他熱心地幫助彭萊重組狂花樂隊,心里還惦記著賺錢之后能有私人飛機、大別墅和美女助理,得知彭萊暫時不重組“高配版”狂花樂隊之后,他一臉愁云,拿起手機就叫嚷著讓樂器行退錢。

              能在熒屏上體驗一把搖滾角色,常遠自己覺得挺過癮,“我一穿上那件皮夾克,還有‘長發飄飄’的發型和半張臉都是胡子的造型,搖滾的感覺自然而然就來了?!背_h說,搖滾風其實一直吹在他心里,“我有個發小是搖滾人,他一直在搖滾這個行業,而且經常和我交流,所以開拍前我對搖滾圈是不陌生的?!?/p>

              劇中,大崔作為經紀人雖然業務能力一般,但他凝聚力強,是樂隊不可缺少的一員,哪怕日后脫離了搖滾圈,當了火鍋店老板,他依舊是一副搖滾人的模樣,內心里從來沒有放棄搖滾精神。這種搖滾精神深深打動了常遠,“我覺得搖滾人很真實,他們不會因為你是誰或者不同的身份就區別對待,我愿意跟這樣的人交朋友、聊天,因為他們能給我一些真正的建議或者意見?!边@次也是常遠和姚晨的首次合作,談到兩人在片場的相處,常遠笑說,“我倆抱著吉他甩頭互彈倒是沒有,但姚晨在演技上能給我很多的刺激和提示,很能調動我的積極性,對我來說是一次幫助和學習?!?/p>

              “游來蕩去”的挑戰

              《夏洛特煩惱》中的孟特、《西虹市首富》中的“巨星”柳建南、《溫暖的抱抱》中的鋼琴老師鮑抱,常遠憑借多個喜劇角色獲得了觀眾的喜愛。常遠在接受采訪時表示,他喜歡在不同的角色之間“游來蕩去”,并不會把自己框在喜劇的圈子里,“這次飾演大崔可能觀眾看著挺新鮮的,但于我而言并不是一種轉型的嘗試,就跟我們平時吃飯一樣,今兒我吃口甜的,明兒我再嘗嘗咸的。每一部戲對于我來說都是一次成長,我都在不斷地把自己的技巧付諸實踐,然后再繼續打磨它?!?/p>

              常遠近年還嘗試著做導演,他自導自演的《溫暖的抱抱》更是拿下了超8億的票房成績。常遠說做導演是想讓觀眾更加了解他,“其實我是希望通過這個作品告訴觀眾,每個人我都想給他一個溫暖的擁抱?!闭劦较矂撟?,常遠認為“讓觀眾笑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經常會遇到瓶頸期,平時常遠和搭檔都會反復打磨“包袱”,“很多時候最終呈現出來的包袱,也都是現場聊出來的?!?/p>

              在外界看來,常遠的喜劇創作是有一定“天賦”加持的。常遠的爺爺是著名相聲表演藝術家常寶華,在爺爺的培養下,他自幼開始接觸相聲,6歲就與爺爺搭檔登上央視春晚,而這段相聲的學習表演經歷,對常遠的影響非常大,“相聲的三番四抖鋪平墊穩,其實在喜劇創作中都用得上,包括錯位、巧合、誤會等,這些都是喜劇創作的一些方法?!?/p>

              對于“燒腦”的喜劇創作,常遠表示自己很享受并習慣了這種創作輸出,生活中遇到好玩的瞬間,他都會拿出手機備忘錄寫下來,需要的時候再拿出來提煉成“包袱”,“創作永遠都是在摸著石頭過河,我現在還是在摸索的階段?!?/p>

              齊魯晚報

            【編輯:劉越】
            發表評論 文明上網理性發言,請遵守新聞評論服務協議
           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。 刊用本網站稿件,務經書面授權。
           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、摘編、復制及建立鏡像,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。
            [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(0106168)] [京ICP證040655號] [ 京公網安備 11010202009201號] [京ICP備05004340號-1] 總機:86-10-87826688
          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15699788000 舉報郵箱:jubao@chinanews.com.cn 舉報受理和處置管理辦法
            Copyright ©1999-2022 chinanews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

            評論

            頂部

            扒开校花的粉嫩的小泬h

    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1jrl9"><th id="1jrl9"><th id="1jrl9"></th></th></form>

                    <noframes id="1jrl9">

                    <noframes id="1jrl9">